未志

讲述福建偷渡链条下的生活:《金碧辉煌》

大陆年轻导演翁首鸣的处女作金碧辉煌,英文名:《Fujian Blue》。1983年出生的导演把我们带到了福建的福清、长乐、平潭三县几个年轻人的生活中,看到他们如何在一个以偷渡为链条串联起来的生活中寻觅乐趣。贫穷的家庭,与因为偷渡而欠债累累的窘困抗争;家庭富裕的,和因为丈夫偷渡而转向宗教和赌博的母亲反目。他们偷拍那些丈夫在国外的女人的私生活,然后对她们敲诈勒索;把得来的钱挥霍在卡拉OK和娱乐女孩中。他们在落日下嬉 戏,去街头打架,和老渔民聊天,也在“祖国统一”的大字前愉快地合影。

电影中,凤凰卫视窦文涛引述民间流行的那段话道:“英国怕长乐,日本怕福清,美国怕亭江,全世界怕福建。”当我们以为这可算是全世界怕中国的渊源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一些人的生活已经在作为生存方式和信念的偷渡之链下流淌了很多年。在面朝大海而土地 贫瘠的地方,人们长期被清朝颁布的海禁和现代发明的护照阻挠去更遥远的地方讨生活。偷渡对他们从不是清晰的梦想,而是迷惘的现实。

影片中,年轻人用影像纪 录了故乡海边的风景和渔民的劳作,并写信给偷渡去英国的朋友:“你一定想看到这些景象吧。我们衷心希望女王长命百岁,等她过生日大赦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再次团聚了。”(注:据称西方国家在有大事时,国家海关相对会较放松,如德国世界杯等)

如果你是福清人,或者平潭人,看了这部电影,可能会产生许多共鸣:熟悉的乡音,熟悉的KTV环境,这部电影让我感觉最深刻的是:真实。撇开那些丈夫在国外的妇女的私生活不说(这些并不真实),其它的部分还是很真实的反映出了部分沿海存在的生活片段。

电影中充斥那些关于偷渡的讨论:偷渡到哪个国家好,偷渡费用,多久能偿还债务。而现实中,当代的90后,出国务工依然占很大一部分,他们学历至高中或职业高中,然后以留学的方式合法到日本亦或其它国家,半工半读,在节检和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可能每天只三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一点点的积累下那些在家乡看来是很大数额的工资。

翁首鸣镜头中散落在福建海边的零落青春却自有他们的逻辑:“如果你曾经向往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海市蜃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