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志

一夜秋凉

白露秋分夜,一夜凉一夜。

早晨推开门的时候,赤脯的我打了个冷颤,这个熟悉的家乡似乎一夜就凉了下来,奶奶以前说:一到白露,山上水沟里的水就冷了。

像白露这样的时令是在预料之中的,但真来的时候,又有点措手不及,这时候一个拥抱会有多么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