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志

从香水女生谈及我的学习生涯

当我看到这篇新闻,我满腔的愤怒。学校领导就是国家养的狗。

有网友说,这是这位北外女生自我抄作,就算是抄作,但你敢说这样的事在中国不是时有发生?我的愤怒来自看到这篇新闻后产生的一种同命相怜。

我从始至终反对中国的教育制度,在这样的中国教育制度下产生的学生永远比不上外国学生,或许,他们的某种能力是超强的,比如:模仿能力,背诵能力,写软文能力。有中科院某人说:中国科学家早晚要拿诺贝尔,但他不能说他不能估算是何时产生。 杨振宁、李政道、丁肇中等6位美籍华裔科学家登上诺贝尔领奖台,却没有一位来自中国本土的科学家。

众所周知,中国的学生是出了名的苦读书,不要天真的以为是中国人的血液里流淌的是死读书的“精神”,是制度不断的逼近着我们走向一条错误的道路,北外女生的事引发了太多的争议,其实归根结底是对教育制度的争议。对于中国的教育制度,我没有太多的理论支持我说出一些我想说的话,我只想用自己所看到的,体验到的,来告诉大家我的学生生涯是怎么样的。

我不是大学生,我只是一个高中生,一个没读完高中的高中生。在我的About页面,你可以我的自我介绍,一个读到高中二年级上学期的学生,然后到了莫斯科工作。

我认为,我的小学生活是我的学习生涯中最丰富,最具个人色彩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小学,我的学习科目只有两科,语文,数学。这两科的成绩,我自认为不错,虽然我的语文都是是一个老教师了,他发音不准,教学方法古老,但是我的语文修养,我认为还是达到了小学生该有的程度了。我的数学成绩也不错,我的应用题做是特别好。我还有一个选修科目,其实,更准确的描述它的词语是:兴趣小组,每周一的下午,是兴趣小组上课时间,每个人拥有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自己的小姐活动。我选择的是电脑小组,因为我从小对电脑这玩意有着浓厚的兴趣,虽然学样的电脑配置很低,虽然学校的电脑能运行的程序很少,但在那里,因为兴趣,我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比如DOS系统知识,还有LOGO海龟作图,在我将离开小学时,学校装上了那个时候比较落后的Win98系统,我也稍微接触了这个视窗系统。我学到的最重要,也最基础的东西是标准的打字手法,我学了五笔,当看到那些用拼音的人在为找一个字不断的翻着输入法的输入页时,我就会一种骄傲感。

我的小学还是有其它的科目的,如自然,社会,美术,这些都是选修的课程,考试是不考的,我对它们都有兴趣,所以我尽最大能力记下了它们所代表的知识,小学还有广播室,我是那时候的校记者,虽然一次也没采访过,但我却写了少许的稿子,在中午时刻,当广播里播放着我的稿子时,那是一种自豪。还有就是学校的班队会,会有许多表演节目,我也都参加了。国庆或亦儿童节时,学校的比赛更是锻炼自己的机会,四年级的时候,我和班上同学表演的的舞蹈是全校第三名,六年级是全校第一名。学校很小,可能我们的舞蹈等节目并不具有很高的欣赏水平,但那些节目所代表的是学习与锻炼。

后来,升到初中了,科目很多,多得让我们没有任何的时间去做自己兴趣的事情,初中的科目有这些: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初三才有),生物,历史,地理,生物,计算机,音乐,美术,体育。从初一年级开始,全年级就是考分排行,优秀生是有奖励的,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我获得了奖励(一般是三等将,少有二等奖,一等奖没我的份)。我认为,不是我的脑子不够好,是我对它们不感兴趣。初中的学习生活没有任何的色彩(对于我不感兴趣的科目来说)。中考的时候,我的成绩是语文:123,数学:134,英语:108。

由于中考的正常发挥,我以多出五十多分的成绩进入了不达标学校,龙西中学。然后在这里开始了“醉生梦死”的生活,庆幸的是,我在这里认识了很多朋友,我认为这是我付了三年的高中学费唯一获得的有价值的东西。

现在,我在莫斯科工作,卖衣服。说说我在学校学到的,我用上的吧:语文,用于平时与中国人交流。数学,用于平时卖完衣结帐所用,初中学到的二元一次方程,几何,(或许还有更难的,我已经忘记名字了)等,我一次没使用过。英语,除了一次在地铁上与一位莫斯科人“交流”,没有再使用过,交流的内容是,我是中国人,我来自中国福建。莫斯科女孩很漂亮。然后她所说的,我一句没听懂。物理:我没有使用它的知识去计算衣服挂在杆子上所受到的势能,也没用去计算当货箱从两层扔下来时,他是加速度还是减速度(以文盲的眼光来看,它是加速度的),我没去计算当它与地面接触的时候,地面所受的力是多少。化学,没使用过。生物,没使用过。历史,没使用过,地理,没使用过。计算机,我使用的根本就不是在学校里学到的(小学不算)。

综上所述,在学校学到的,我没使用过,已经忘记得差不多了。

中国的教育就是所谓的八股文教育。在学校时,我问过老师,为什么让我们学那些以后根本用不到的东西,老师这样告诉我们:你们还处在一个成长阶段,你们不知道哪些知识适合自己,更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做什么,所以你们只有将这些都学了,然后到大学遗忘它们。今天的学习,是为了明天的忘记。

我相信,只有智者才能识破当局,毅然返回。于是我当了智者。一首诗送给自己,也送给北外这位王婷婷,希望一路走好。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
微冷,
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