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志

我是偏执狂,我讨厌大学

是的,我是偏执狂,我讨厌中国的大学。

我不敢说领悟了教育的真谛,也不确定自己的选择在客观上是否正确的。但我能肯定的,我不后悔我的选择:拒绝大学。曾经一位小学老师告诉我:选择自己的路,走自己所选择的路。

我曾预料到,因为学历,职涯肯定会遇到大大小小的阻挠,也有多位老师、前辈建议我去弄一本文凭,就算是野鸡大学。今天,这个阻挠出现了,甚至办信用卡都因为学历问题而被拒绝或告知审批难度大,但我坚持自己的选择,我承认,我确实是不服,我相信自己可以没有文凭,再苦再难,靠自己的力量一路走下去。

唐骏文凭风波的那段时间,我曾在推特上:唐骏做得挺好的啊,这群SB大学生。
@Francis_tm Reply 说:当然作为我们农村外来务工人员,唐俊这次做的没什么不对。只是大多数底下坐的大学生都在遭受了种种不公平以后再听一个通过走捷径到终点的人,肯定是各种不满,各种嫉妒啊。

我不知道多少人考大学的想法是:要考大学,不然找不到工作。而不是:要考大学,不然学不到知识。中国的教育制度已经严重影响知识的传播、社会的用人制度,带来的是各种文凭买卖,包括用青春换文凭。

这个社会不愿意接纳的,是一名按年龄刚大三毕业,却有一年的国外经商经历、一年多的工作经验,五年互联网的生活,三年多的前端经验。只是他没了与学院的制度斗智斗勇,没了逃课、集体网游的经历。和学术有专攻的大学生相比,他可能没有扎实的理论基础,但相信极大的兴趣与热情足以克服这种困难。

松下说:“如果我们从社会上获得的报酬和待遇与自己的实力相称,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否则就不应当过多奢求。”